說得出的秘密-2同志家庭的故事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傳統觀念彷彿為同性戀者判以「不孝之罪」,父母與子女之間有個不能說的秘密,若打開潘朵拉盒子,又是否一定會帶來不幸與爭執呢?單親媽媽秀雅,兒子在初中出櫃後,由不能接受到為兒子解決戀愛煩惱;從沒隠瞞性傾向的Eunice獲母親接受,兩母女一起為同性戀者抱不平......原來這過程雖然難行,攜手卻能走過。

獨子13歲 坦承同性戀
兩年前某晚,當時13歲的華仔跟媽媽秀雅說:「我喜歡男孩子。」眼前的秀雅笑言:「我那時候很睏,感覺很不真實。」那刻,……她只懂強調他應專心讀書,不要想拍拖的事。「我有問他為何這樣肯定。他說7、8歲時已知道,更已經和一個男孩拍拖。他也試過和女孩一起,但沒有感覺。」她說。秀雅從沒有想過獨子是同性戀,她形容開心於兒子坦白,也因兒子的性傾向而不開心。秀雅表示,華仔較內向,常「收埋」心事,卻能大膽向她坦白,「他說我是他心目中的最重要的人,所以希望我知道,其它人怎樣想都不重要」。秀雅感動之餘,也反省母子間溝通不足。

秀雅在華仔1歲時和丈夫離婚,華仔跟祖母同住,但母子關係良好。「華仔小學二年級時搬來和我居住,感情卻開始變差。他給祖母寵壞了,回家後我要訓練他獨立,他還說媽媽以前對他好一點。」秀雅說。由於工作忙錄,兩母子少溝通,只談讀書和功課。

秀雅曾日日以淚洗臉,為兒子的性向而煩惱,又不敢和親人傾訴,怕他們看不起華仔。「那時候壓力很大,會將責任「攬上身」,是我「教好不」他嗎?是離婚影響了他?又怕他患上性病,又怕他老了沒伴侶、沒子女照顧怎辦?自己不能陪他一輩子啊!」秀雅說。

後來,她到香港小童群益會找性向無限計劃的社工聊天,接觸到有同性戀子女的家長,可「同聲同氣」分享心事,也認識到不少同性戀義工。她表示,「他們很親切,很喜歡和他們聊天」。

「只要我接受他就」
社工教她不一定要全盤接收閒言閒語,這令她減少了不少壓力。雖然親友仍會施壓,要她改變兒子,但她已學會面對,「他是我的兒子,又不是他們的。只要我受他就好」。她笑說:「如果他突然變成異性戀,我反而會覺得不習慣,要重新適應。」

秀雅現已完全接受兒子的性向,母子話題增力了,常一起和小童群益會認識的朋友聊天、唱K、吃飯,兩代人打成一片。秀雅更成為兒子的戀愛顧問,「他拍拖,和伴侶吵架,有不開心會和我說。我兒子有點公主病,吵架原因可能來自他自己,同性戀也好,異性戀也好,要互相遷就」。秀雅認為兒子「出櫃」後,可盡情和她分享,更俏皮地說:「我們一起出街,會討論哪個路人可能是同性戀。」想起兒子的坦誠,秀雅感到安慰地說:「他早一點告訴我,總好過到他要談婚論嫁時,我逼他結婚才知道。」

母親寄語-同性戀不是罪
父母一定要和同性戀子女溝通,不要第一時間就關上門,別吝嗇給子女解釋的機會。她表示,接受的過程是需要時間和親身經歷的,「同性戀不是罪。我只希望他就到一個疼愛他,對感情認真,照顧他一生的人。」

洞悉女兒性向 攜手走過
衣着隨便、動作豪邁,臉上常帶笑容的Eunice,和打扮斯文、說話不徐不疾的母親,退休教師區媽媽成了很大的對比。Eunice在老人院工作,對老人家有愛心,對小孩卻很反感,曾任教小學的區媽媽很喜歡小朋友。但這對母女卻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正義感。

小學時已喜歡女孩
現年43歲的Eunice,小學時已知道自己喜歡女孩子,更告訴媽媽要和別名「原子眼」的女同學結婚,「她眼睛大大的,很漂亮」。她和男性曾「實驗」拍拖,「但我沒法愛上他,更不想拖他的手。若我沒有試過,我不可以說NO(不可接受男性),但試過確實是不可以」。Eunice沒有因為性向感到不安,她笑說:「沒有錢才會不安,交到貨給老闆才會不安。」她認為最重要是媽媽接受她。

回想過去,Eunice曾因為學校同性戀同學受歧視,而不敢坦白自己的性向。她憶述,有小學同學是Tom Boy(作男性打扮的女生),被戲稱為「打針雞」,「傳言她去打男性荷爾蒙,才可以咁Man,所以我也不敢說自己喜歡女孩,怕被改花名」。中學時,又有女生因感情糾紛打架收場,引來警察,又要見家長。「那時候覺得同性戀很大件事,等於被追究,要見家長,不敢告訴別人。」她說。

直到30歲,Eunice有次和媽媽談及朋友又換情人。區媽媽輕描淡寫地說:「男又好、女又好,有錢就比較好。」其實,區媽媽早知女兒的性向,且有朋友是男同性戀者,她一直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事。而且,女兒從沒掩飾,時常高聲講電話,更在家為同志機構Queer Sister(姊妹同志)錄製節目。「我這女兒很直腸直肚。聴其言而觀其行,其實很容易察覺到。」區媽媽說。

教師媽媽:現代好像更保守了
「我也覺得自己開通。我不覺得同性戀是犯罪,若我女兒做了壞事,我才會管教她。但這事幾千年前已經有,很平常,為什麼現代好像更保守了。」區媽媽曾任幼稚園和小學教師,天生有股正義感,「我坐火車遇到頑皮的小孩,不斷地打自己的媽媽,我也忍不住去教他」。正義感遺傳到女兒身上,Eunice十多年前已經參加為同志爭取權益的活動,得區媽媽支持,「我對她引以為榮,她有正義感,好叻,辦事能力不錯」。「她還會提醒我遊行當天要準時出門呢!」Eunice說。區媽媽更曾「客串」錄製同志電台節目,又到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的家長互助小組,跟其它家長分享經驗。

母女寄語
區媽媽:靜對閒言閒語
對於閒言閒語,最好的回應就是平靜地說:「我早就知道了,如果連我也表現得很大反應,他們就一定會繼續說下去。但如果連我這個媽媽也接受了,他們還有什麼好理呢?」

Eunice: 要了解父母憂慮
子女不能要求父母「極速接受」,要了解父母的憂慮,要付出時間和耐心向父母解釋對同性戀的迷思,或要付出很大努力,去證明同性戀也可達到父母的期望。

父母的「恐懼」不一定要歧視,可能來自擔心子女的將來。父母保護子女是天職,不應先擔心別人的眼光多於子女的感受。

 

Source: 明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同志新聞與資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