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同志新聞與資訊

李銀河:歧視同性戀是觀念錯誤

著名社會學家李銀河女士,以性研究,尤其是中國的同性戀研究蜚聲海內外。她,也是中國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會學家,曾被《亞洲週刊》評為中國50位最具影響的人物之一。

李銀河還有一個特殊身份,那就是已故中國當代文學家王小波先生的妻子。今年4月11日,是王小波逝世15週年祭。

與此同時,近日一本名為《太后與我》的奇書風行大江南北。這本書由已去世69年的英國人埃蒙德·巴恪思爵士撰寫,以自傳體回憶錄的形式詳盡敘述了作者晚清時寓居北京期間與慈禧之間的性愛關係。作者本人是個著名的男同性戀者,書中大量同性性行為、虐戀、以及同性戀男妓等的描寫,也頗具性學價值。

基於以上雙重理由,4月9日,本報記者專訪了李銀河。

關於《太后與我》——

  性學價值大於史學價值

記者:你認為,在歷史真實中,慈禧恐怕真的並不是守身如玉的。據你所知,有沒有這方面的史實證據?

李銀河:這方面的歷史我還真不熟悉。這樣說,只是情理之中的一種猜測。你想想,太后這樣一個君臨天下的人,連當時的皇上在她面前都哆哆嗦嗦的。如果她有這方面的需要,應該說也是正常的。

記者:作者與太后交往時是30多歲,太后已是70歲上下。你在書評中說,在這種年紀還保持旺盛性慾,應當說是比較驚人的,但是從性學角度看,並非全無可能。按照兩性交往的一般年齡規範,年輕的作者是相當屈辱的。正是從這點上看,書中所寫可能是真事。換言之,僅從年齡規範上看,作者把這些寫出來,並沒有給自己貼金增色,反而是自曝其醜,如果不是真有其事,又何苦來呢。

有兩個問題,一是作者書中並沒有把自己放在一個很低的位置上。相反,一方面他享受與太后的性愛。另一方面,他非常尊重和愛戴太后,視其為偉人。我們是不是可以反推出,作者不但不屈辱,反而以此為榮呢?

李銀河:太后與作者的身份差很多,得到太后垂青,看起來好像是他被寵幸。但不要忘了,巴恪思本人是一個男同性戀。從一般的性心理上講,他喜歡的只是男人。與太后的交往,只是他在為別人服務,享受不到作為一個同性戀者的樂趣。每次與太后發生性關係,他都是靠吃藥來進行的。我所說的屈辱,主要是這個意思。

記者:另一個問題,眾所週知,巴恪思本人具有超強的想像力,記憶力和聯想能力,他有沒有可能把發生在西方的事情以及他在其他文學作品中看到的加在他與太后關係的描寫中?況且作者在這方面已有前科,他的另一部作品《太后統治下的中國》所依賴的主要資料——所謂的《景善日記》,已被證明是偽造的。

李銀河:《太后與我》完全有可能就是一部小說。

記者:你認為,《太后與我》這本書即使不是記錄真實歷史,而只不過是虛構的作品,但它對於想了解彼時彼地的性風俗、性觀念以及一般百姓和社會上層人士的性活動狀況的人來說,還是有一定價值的。這就是這本書除史料價值、文學價值之外的性學價值。

如果作者是把大量的東西方的東西交匯而成,有的還是憑空想像的,那麼除了有一定的文學價值外,本書的史料價值乃至性學價值是不是就大打折扣呢?

李銀河:如果它僅僅是一部小說,那麼它的史學價值基本為零。但它的性學價值,還是比較大的。

書中所寫的關於同性戀的內容,既有世俗社會中同性戀男妓的活動,又有宮中太監的同性戀類性活動,寫得相當翔實可信,比如當時同性戀類買春活動的嫖資細節,以及對活動的詳盡描寫。史家有一種說法,解釋清末同性戀類性交易的興盛:由於當時政府禁止官員嫖娼,所以不少官員轉向少年,大城市中出現了很多相公堂子,以及被叫做“相公”、“像姑”的男妓。社會學界的老前輩潘光旦先生在相關著作中亦有提及。這至少能證明,當時同性戀不是非法的,事實上在中國歷史上也從來沒有非法過。不像西方,有的國家歷史上曾判處同性戀者死刑。英國作家、同性戀者王爾德還被判入獄。

《太后與我》特別有性學價值的是有一章專門寫獸交,其中涉及多種動物,包括狗、鴨、鵝、猴、牛、羊、狐狸等等。比較值得關注的是人們對獸交的態度和規範。從書中的描述看,當時的人們對此類活動視為尋常事,並無任何焦慮感或負疚感。性對於中國人來說似乎是“原欲”,宣泄出去就好,無論對象。很多皇帝有男寵,但並不是說皇帝就是男同性戀。這從一個方面證明了福柯的一個說法,東方國家都有各自的性愛藝術,唯獨西方有的是事事要分出對錯的性科學。

(Source:  中國經濟網 )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同志新聞與資訊

環球小姐選美資格修改 變性人可參賽

中評社香港4月11日電/選美組織和同性戀人權團體10日表示,環球小姐(Miss Universe)選美將改變參賽規則,自2013年起,允許變性人參加。 


已變性的加拿大環球小姐選拔賽的參賽者塔拉科娃。

台灣中央社報道,本屆加拿大環球小姐選拔賽的參賽者塔拉科娃(Jenna Talackova),因為不是“天生女人”,被取消參賽資格。經媒體強烈抗議,選美組織10日作出修改規則的決定。

同性戀反歧視協會(the Gay and Lesbian Alliance Against Defamation,GLAAD)與環球小姐選美單位協商後,發表聯合聲明,指出“此刻全世界大部分的環球小姐選拔賽將開始舉行,在2013年選美活動於今年秋天展開之前,我們及時修改規定,使變性人能夠參賽。”

同性戀反歧視協會指出,這種轉變將使得環球小姐選美與其他團體的反歧視變性人立場一致,例如奧運(Olympics)、美國女童軍(Girl Scouts of America)和電視節目“超級名模生死鬥”(America’s Next Top Model)等。

環球小姐組織主席許卡特(Paula Shugart)表示:“我們支持所有女性平等已有長遠的歷史,所以非常認真看待此事。”

該組織表示,關於廢止參賽者必須是“天生女人”的舊規定,確實措辭仍在推敲中。

(來源: 中國評論)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同志新聞與資訊

臺灣首例男同性戀爭婚姻權案開庭 雙方母親力挺‎

據臺灣《中國時報》報道,臺灣島內第二對男性同性戀結婚者陳敬學、高治瑋,提出首件同性戀婚姻登記行政訴訟案,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日開庭,2人的母親陪同出庭,強調從當初內心掙扎、痛苦,到現在不但完全接受,還要祝福他們,並要幫助所有同性戀人“反歧視爭取婚姻權”。


同性伴侶陳敬學(左二)及高治瑋(右二)的婚姻關係,在申請戶政補登記及訴願時均遭駁回,向臺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訴訟,10日首步開庭,兩人在媽媽的陪同下出庭,爭取同性伴侶應有的婚姻權。圖片來源:臺灣《中國時報》

承審本案的受命法官,目睹陳敬學洋溢著同性婚姻幸福態度,當庭對2人致上崇高的致敬,“希望你們一直幸福下去”。

陳敬學、高治瑋是在2006年9月24日舉行“結婚典禮”,2011年向北市中山區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被以必須“一夫一妻”才能登記而否決,提起訴願被駁回後,提出行政訴訟,成為島內第一件同性戀婚姻權訴訟案。

陳敬學的母親強調,阿瑋很貼心,她覺得“多了一個媳婦,也多了一個兒子。”願意站出來,希望兒子能有個伴,雖曾想過獨子要傳宗接代,“他們既然是這樣,也就接受了”。

庭訊中,陳敬學不時牽著阿瑋的手,陳述時,並未就訴訟表示意見,反而“致謝詞”,雀躍的一再感謝家人及關心全案的相關人士及法官,更強調“我們會快樂活下去”。法官聽聞陳敬學的陳述後,雖平淡的說“控制一下”,似乎也感染到陳敬學的幸福,當庭表示:“幸福快樂要在家裏,法庭上我也對你們的婚姻致上崇高的致敬,希望一直幸福下去。”並諭知5月15日再開庭。

針對同性戀人打行政訴訟爭取結婚合法登記,臺灣同性戀組織聲援支持,並痛批當局漠視同性戀人的“結婚權”。

(Source: 新華網)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同志新聞與資訊

男子中學培養陽剛之氣 網友稱將出同性戀

男生缺乏「陽剛之氣」的「男生危機」、「偽娘現象」正逐漸成為一種社會現象。近日,上海有關方面正在醞釀打造第一所「男子中學」。此事引發爭議,有聲音對「用性別隔離的方式圈養弱勢群體」的做法表示質疑,但也有人對改革的嘗試給予肯定。

八中已提交辦校申請方案

據悉,華東師範大學與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政府不久前簽訂了教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決定在高中學段建立「市八男子中學辦學創新可行性研究專項課題」,上海市第八中學已就「辦男子中學」提交了申請方案。上海市第八中學校長盧起升表示,「男子中學」旨在應對「男孩危機」,以解決學校「陰盛陽衰」、「男孩女性化」等問題。

據悉,一旦獲批,市八男中將在上海黃浦區政府的支持和華東師範大學專家團隊的幫助下,全程「透明」實踐的進展情況。上海市黃浦區教育局和華東師範大學均贊同並支持上海設立「男子中學」,認為其氛圍有利於男生成長成才,充分發揮「區域—高校」聯動發展的創新機制。

「揚長避短」發揮男生潛能

那「男子中學」究竟有什麼「絕招」來喚醒沉睡的「陽剛之氣」呢?盧起升認為,「揚長避短」將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教學方面,男子中學的課程設置將建立在大型調研的基礎上,根據男生學習薄弱點,提高教學的針對性和有效性。二是人格養成方面,學校將基於男生邏輯思維、動手能力等方面優勢,意志力、計劃性、耐挫力等方面的劣勢,調整和優化辦學思路,「揚長以增加男生自信,補短以促進全面發展」。

據悉,在「男子中學」探索的第一階段,上海市第八中學將首先設立兩個全男生實驗班,招生規模在60人左右,添加例如男子拳術、中國象棋、男子電聲樂團等充滿「男人味」的課程,培養男生競爭、擔當、頑強、合作等特質。根據實踐效果和學生反饋進一步擴展規模。

質疑是否會培養出更多「偽娘」和同性戀?

不少網民覺得「男子中學」作為教育試點值得嘗試。有網友說:「個人認為不妨試試看,國外有很多男中女中,其中不少還都是名校。」

但是,不少網民覺得「有點懸」。有網友表示,「進『男子中學』的青春期男孩周圍都是同性,會不會適得其反呢,會不會培養出更多『偽娘』和同性戀呢?」

對此,盧起升強調,「男子中學」招生是完全自願的,方案是建立在對高三男生及其家長的大型調研基礎上,調查問卷反映出不少問題,比如在男女混班教學中,很多男生的情緒和需求被忽略,優勢沒有更好地發揮。

另一方面,盧起升說,3年的學校環境變化不會對異性相處產生顯著影響。而且,異性交往不足可以通過家庭教育和校外交流加以彌補。

(Source: 文匯報)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同志新聞與資訊

台灣推出同性戀者訃聞範本 建議“伴侶”相稱

中評社台北4月3日電/往生同志的最後公開信,不見得是“不能說的秘密”;“內政部”喪儀手冊首納同性伴侶訃聞範本,建議以“伴侶”取代“誼兄誼妹”等隱晦稱謂;民政司長黃麗馨說,尊重社會多元文化。 

據中央社報道,台灣“內政部”《喪禮儀節手冊》預定6月出版,研擬將性別平等、殯葬自主、尊重多元族群等現代概念,納入傳統治喪事項;以報喪用途的訃聞為例,手冊提供“同性同居”、“再婚母親”等案例,反映在現代社會多元樣貌下,往生者的最後一封公開信,也有多元寫法。

同性伴侶訃聞如何寫為佳?手冊研擬過程中,曾有學者建議以“誼兄”、“誼弟”、“誼妹”等稱呼發訃,但也有專家認為,依照詞彙原意仍屬朋友關係,未貼近雙方的伴侶事實;最後“內政部”即將出版的“喪禮儀節手冊”,採納建議以“伴侶”稱謂發訃。

黃麗馨表示,“內政部”提倡“尊嚴自主、性別平等、尊重多元。”喪禮是撫平傷痛的過程,對於往生者身邊最貼近的人,應該在訃聞及喪儀中擁有適當的位置和角色。

參與手冊編寫的大學教師李慧仁說,同性伴侶目前仍未獲法律認可,“誼兄”、“義兄”的寫法,只是讓“看得懂的人看得懂”,不如“伴侶”清楚明白;因此編撰小組採納同志團體的意見,在訃聞建議寫法,突破性別藩籬。

兼任喪禮司儀的她說,若參照同性伴侶訃聞的建議寫法,司儀在喪禮上也可依照訃聞,安排往生者的同性另一半以“伴侶”身分出席,流程安排有所依據。

不過,李慧仁也坦言,一般喪葬儀俗通常由往生者的家屬主導,訃聞怎麼發,要看家屬意見;在她的經驗中,曾碰到男性往生者的家屬私下願意讓孩子穿女性壽衣,但公開的同志喪禮仍屬少見;她建議,“預立遺囑”會是往生者與送行者間更好的協調方式。

(資料來源: 中國評論)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同志新聞與資訊

Gaga韓國公演被“18禁” 禁止同性戀美化演出

美國女歌手Lady Gaga原計劃在4月27日在韓國首爾舉行的表演遇危機,原因是昨日韓國的“電影物等級委員會”認為Lady Gaga表演很煽情,因此將其所有表演判定為“18禁”系列。

Lady Gaga的亞洲巡演,除了經韓國外,還包括日本和台灣等地。不過根據韓國媒體的報道,埰取“18禁”措施的只有韓國當地而已。而韓國公演的主辦方也表示,未滿18歲而已購入場券的觀眾將會自動退還款項。另外,主辦方也表示,響應保守的伊斯蘭教請求,將會強製禁止Lady Gaga美化同性戀的演出。

韓國對于道德方面的規則十分嚴格,去年六月公正貿易委員會將藝人標準合同改正,另外就韓國事務所現在大量的未成年人藝人現象也埰取了措施。而Kara和少女時代在日本的“性感”演出,則在韓國國內引起反對的聲潮。

(Source: 鳳凰網綜合)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同志新聞與資訊

海豚也有同性戀或雙性戀

據國外媒體報道,最新科學研究錶明,海豚似乎有內心黑暗的一麵,它們生活在一個“開放的社會”,以极端手段進行性行為來建立權威。

科研人員發現,海洋哺乳動物有著復雜的社會生活,它們會定期與衕伴發生同性戀或者雙性戀的性交關係。這是國際科學家小組花費6年時間得出的結論,他們研究了澳大利亞西部鯊魚灣的120衹寬吻海豚。

研究發現雄性寬吻海豚會組成聯盟來保護這個團隊裏的雌性寬吻海豚,防止它們受到其他群體的攻擊。在某些情況下,雄性寬吻海豚會通過強行跟其他雄性同伴進行性交來彰顯權威。

在皇家學會學報B期刊論文的報告中,科學家給出了一個結論:“高度智能化的哺乳動物都生活在‘開放的社會’。”這項研究的研究人員之一,理查德·康納教授說:“雄性海豚的性生活是非常激烈的。噹我眼睜睜地看著它們那幺復雜的性生活,我覺得它們在精神上和肉體上都已經筋疲力儘了。這些復雜的過程就像‘肥皂劇’一樣不斷上演,我很慶幸自己不是一衹海豚。”

研究小組還發現這些寬吻海豚在交配的季節會組織為三個不同類型的團隊。第一隊通常成對或三五成群,它們負責在交配的季節找到能生育的雌性海豚。第二個團隊則由4-14衹雄性海豚組成,在其他群體想搶走自己團隊雌性海豚時,進行抵禦攻擊。第三個團隊是負責自己的群體與其他海豚群體的友好關係。

(Source: 現代快報)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同志新聞與資訊